回到顶部
开启左侧

破产工人拖着一条残腿每天蹬三轮车窜街过巷挣钱糊口

[复制链接]
江纸工人 发表于 2010/7/14 08: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家企业破产,国家工人失业、饥寒、饥饿、疾病、疾苦……颠沛流离!江门市400多家国企数万工人遭此厄运,谁之过?试问谁之过啊?有诗为证:鬼魅魍魉卧朝野,牛鬼蛇神护“南王”。六月窦娥飞霜雪,“破产企业”尽冤魂!
——序
       
我是江门造纸厂破产工人,于1970年入厂工作。在1975年的一个夜班工作中不幸被机器辗压失去了右下肢,工伤鉴定五级,现年58岁,1970—2006年连续工龄36年。
**********************************************************************
2005年7月江门造纸厂在册职工1040人,2005年市工作组制定江门造纸厂破产案《职工安置方案》,当年没有交给全厂职工讨论,也没有开代表大会表决,剥夺了全厂职工的知情权、参与权、表决权和监督权!当年搞所谓破产安置是“自愿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所以无需开职工大会,并极尽一切非法手段欺压工人,这是工作组以言代法,以权代法的。完全违反了国企改革的一系列国家方针政策,法律法规,严重损害国家利益和伤害群众利益。结果当年强迫遣散778名职工,由此乘下262人……。
2006年7月9日江门造纸厂在市工作组的支持下召开全厂职工大会,投票表决职工安置方案,在册职工人数262人,参加开会238人,每人一票进场,实名投票,投票结果。1票同意,236票反对,1票弃权。旋即,7月10日江门市中级法院宣告受理同时宣告江门造纸厂破产。7月13日派驻江门纸厂破产清算组(市资产经营公司)——由此便进入了假破产的实质性操作,强行遣散工人……。
职工安置方案被职工大会否决的第二天,2006年7月10江门市中级法院却宣布江门造纸厂破产,并核准为解除全厂职工劳动合同的法定日。同时,准许清算组对全厂职工实行“预安置”,以此断绝职工的一切社保关系。由于方案不明确、资金不到位、补偿不合理、程序混乱等,从而引发“职工黄某跳楼事件、职业病患者余某、黎某、陈某、吴某,胡某等人病危入住医院数万元医疗费无法报销,甚至连国家规定的24个月失业救济金都被取消了!

改革开放三十年,国计民生已进入繁荣昌盛的“文明时代”,但我这个破产企业的伤残工人却感受不到改革开放之成果,单位假破产工人受遭殃。《江门造纸厂破产案职工安置方案》是一个没有依法按程序制定的职工安置方案,严重地损害了全厂一千多职工的切身利益,《职工安置方案》的潜规则要工人自己拿出极低的遣散费赎买二十年“终身医保”,按此规则,在本单位工作满30年的工人所拿到的遣散费仍不足以赎身购买这20年终身医疗保障。单位假破产工人受遭殃!!!!!!!!!!!!!!!!!!!!“胡在胜事件”【一名退伍军人的际遇】

下岗失业5年,单位所谓“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以来,清算组一分钱的生活费也不发放给我。并且胁迫全厂职工如不于2006年7月接受遣散者,每迟一个月办理则少领一个月的社会失业救济金。按此规定,我该享受的失业救济也被清算组“贪污”去了,真是无天理啊!由于失业,我的生活临界绝境,儿子没有工作,妻子仅有几百元的退休金,社区也不办理特困户,社保局也不给予办理提前退休,为了生存,我每天拖着一条残腿蹬三轮车,窜街过巷挣钱糊口,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此时此刻我的请求:-《广东民声热线》帮助呼吁-
希望本文得到网编支持,推荐,得到社会的广泛支持。切切!
      更希望看到本文的网友,顶贴,转贴,代为吁请,先期致谢了。
        2010-江门造纸厂破产工人张群胜/15994879727
PIC_5164.jpg
PIC_5815.jpg
PIC_3629.jpg
 楼主| 江纸工人 发表于 2010/7/26 16: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隐性失业人员,就是名义上他们是企业的在册职工,但是实际上他们被“内退”、“病退”、“协退”、“离岗休息”等各种名义剥离工作岗位的下岗职工。
这部分人,大都是在一个企业连续工龄长、年龄大、资历深、经验多的职工,他们下岗的情况和原因比较复杂,一般都是难以适应现行企业改革、企业改制后的领导、领导方式、管理方式、分配方式的职工;其中也有痛恨国企改革中种种侵吞国有资产和人民利益现象的人,同时,也有是让这些国有资产的蛀虫们感到不适的人。应该讲,这些人生长在毛泽东时代,劳动在邓小平时代,被抛弃在2000年前后。他们思想大都正派,工作大都认真,一生对国家、企业付出很多,有的人的经历在“干部”和“职工”之间,甚至有一部分人是从机关调动到企业工作的,他们一生的收入都很少,他们被迫、“被自愿”、“被申请”地离开了自己奉献了青春和热血工作岗位,看到自己过去的同事、晚辈们,在改革和改制中获得了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成为百万、千万、亿万富翁时。在企业改制前后,还有一些人,他们进了公务员队伍和“事业单位”,他们53岁做“调研员”,不用上班,工资5000以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再看看自己微薄的下岗生活费,巨大的心理落差和强烈的情绪是一定会产生的。
这是一个数量很大的人群,他们是可以用自己正直的性格、贫穷的身世、复杂的经历、生活的情感影响两代人的人群,是应该引起地方政府、党的领导高度关注的一群人。
二、隐性失业人员的生存状态。
这些隐性失业人员的生活费大都很低,在我们江苏的二类地区,最低的仅有200元左右,平均达不到400至500元。有一些公共事业类的企业有超过1000元的,但是,数量极少。绝大部分都不能应付个人的日常生活开支。在我们地区,由于这部分人生活十分困难,有人上访、有人写信上访、有人试图通过法律程序增加收入,要求企业按改制方案中的承诺,适当增加少得可怜的生活费(也就是每月几十元),连这样合理可怜的要求都被一一驳回,或如石沉大海。有些人要求买断工龄,企业主也会以种种借口克扣你的医疗补助费,以改制当年的平均工资来计算你的买断工龄的补助金,或以企业文件法规来拒绝你的要求、等等。这群人往往在遭到经济虐待以后,同时在遭受着精神上的虐待。
这群人享受不到社会阳光,任何社会的普惠福利和他们都无关,因为他们是有单位、有工作的人。这群人被企业视为负担和刁民,情感和经济上的困境,使他们陷入一种孤立无援的失望境地。
这群人工龄长(女20年以上,男的30年以上);年龄大,(女的40岁以上,男的50岁以上),二次就业的机会很少;又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困难时期,一旦生病、或家有变故,生活状况就会令人十分心酸;且得不到社会和企业的救助。
我们这里的一个下岗职工,曾经这样责问改制后的企业主:“我们不是来要饭的,我们改制时提取的几千万元职工安置费用,就是应该用来善待我们的。”企业主说:“提再多的钱和你都没有关系。”据说这个企业主现在是一个国家级企业的大股东、巨富,还是副局级公务员,有很多的政治头衔!正是这样的新型“资本家”激化了社会矛盾,刺激着人们的神经,破坏党的形象和社会和谐。
三、这是一个十分普遍的社会问题,是一代人的民生问题,政府不能装作看不见、听不到,更不应该成为新一代不良“资本家”帮凶。这个问题的存在至少有15年以上,按现行的劳动法规,这部分人的存在本身就“不合法”;但事实上这个问题不仅大量存在,而且这种“不合法”的隐性的失业人员还在不断大量增加,这部分人在今后的生活中,由于生活费的提高、通胀压力的加大、新的生活变故等问题和原因的出现,又会产生新的矛盾和劳资双方的对立,而这种矛盾又不在政府和法律的调控范围之内,因此,政府不能对这种事情装作听不见、看不见,应该主动地提出对策,及时解决。我们的建议:一、要从政策上确保不再增加隐性失业人员。
这是一群特殊的失业人员,在政策上应该杜绝下岗。如果双方同意,可以对这部分人员制定一些特殊优惠的买断工龄的政策(如:按社会平均工资为计算依据),制定统一的医疗补助标准(老人大都有病,一般政策按15个月补助)。这样做,一方面加大了企业增加隐性失业人员的成本,同时也统一了失业人员的待遇,减少了社会不公。二、对现有的隐性失业人员设定统一的最低生活费待遇或者买断工龄。
如:以最低工资标准和工龄为计算依据,35年工龄享受最低工资标准,增加一年工龄增加1%;少一年工龄少1%。或者按第一条的政策买断工龄,统一失业人员的待遇。三、加强对显性失业人员中老、弱、病、残的救助力度。
如:对距离退休年龄不足5年的失业人员,对工龄30年以上的老职工,对20年工龄以上、缺乏劳动和就业能力的;采取增加发放失业救济金,减免缴纳社保、医保基金,增加民政救助的力度。四、对“被改制”的国有企业进行再审计。
把被侵吞的国有企业资产,追缴国库,用于下岗职工的困难救济。中国人民几十年积累的劳动成果,不能就这样让一批比资本家还坏的“无产阶级”白白享用!
“民不患寡,而患不均”。让社会主义的普惠阳光,照耀在每一个贫困国人的身上,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公平、公正一点吧!!!!
 楼主| 江纸工人 发表于 2010/7/26 16: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转】所谓隐性失业人员,就是名义上他们是企业的在册职工,但是实际上他们被“内退”、“病退”、“协退”、“离岗休息”等各种名义剥离工作岗位的下岗职工。
这部分人,大都是在一个企业连续工龄长、年龄大、资历深、经验多的职工,他们下岗的情况和原因比较复杂,一般都是难以适应现行企业改革、企业改制后的领导、领导方式、管理方式、分配方式的职工;其中也有痛恨国企改革中种种侵吞国有资产和人民利益现象的人,同时,也有是让这些国有资产的蛀虫们感到不适的人。应该讲,这些人生长在毛泽东时代,劳动在邓小平时代,被抛弃在2000年前后。他们思想大都正派,工作大都认真,一生对国家、企业付出很多,有的人的经历在“干部”和“职工”之间,甚至有一部分人是从机关调动到企业工作的,他们一生的收入都很少,他们被迫、“被自愿”、“被申请”地离开了自己奉献了青春和热血工作岗位,看到自己过去的同事、晚辈们,在改革和改制中获得了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成为百万、千万、亿万富翁时。在企业改制前后,还有一些人,他们进了公务员队伍和“事业单位”,他们53岁做“调研员”,不用上班,工资5000以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再看看自己微薄的下岗生活费,巨大的心理落差和强烈的情绪是一定会产生的。
这是一个数量很大的人群,他们是可以用自己正直的性格、贫穷的身世、复杂的经历、生活的情感影响两代人的人群,是应该引起地方政府、党的领导高度关注的一群人。
二、隐性失业人员的生存状态。
这些隐性失业人员的生活费大都很低,在我们江苏的二类地区,最低的仅有200元左右,平均达不到400至500元。有一些公共事业类的企业有超过1000元的,但是,数量极少。绝大部分都不能应付个人的日常生活开支。在我们地区,由于这部分人生活十分困难,有人上访、有人写信上访、有人试图通过法律程序增加收入,要求企业按改制方案中的承诺,适当增加少得可怜的生活费(也就是每月几十元),连这样合理可怜的要求都被一一驳回,或如石沉大海。有些人要求买断工龄,企业主也会以种种借口克扣你的医疗补助费,以改制当年的平均工资来计算你的买断工龄的补助金,或以企业文件法规来拒绝你的要求、等等。这群人往往在遭到经济虐待以后,同时在遭受着精神上的虐待。
这群人享受不到社会阳光,任何社会的普惠福利和他们都无关,因为他们是有单位、有工作的人。这群人被企业视为负担和刁民,情感和经济上的困境,使他们陷入一种孤立无援的失望境地。
这群人工龄长(女20年以上,男的30年以上);年龄大,(女的40岁以上,男的50岁以上),二次就业的机会很少;又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困难时期,一旦生病、或家有变故,生活状况就会令人十分心酸;且得不到社会和企业的救助。
我们这里的一个下岗职工,曾经这样责问改制后的企业主:“我们不是来要饭的,我们改制时提取的几千万元职工安置费用,就是应该用来善待我们的。”企业主说:“提再多的钱和你都没有关系。”据说这个企业主现在是一个国家级企业的大股东、巨富,还是副局级公务员,有很多的政治头衔!正是这样的新型“资本家”激化了社会矛盾,刺激着人们的神经,破坏党的形象和社会和谐。
三、这是一个十分普遍的社会问题,是一代人的民生问题,政府不能装作看不见、听不到,更不应该成为新一代不良“资本家”帮凶。这个问题的存在至少有15年以上,按现行的劳动法规,这部分人的存在本身就“不合法”;但事实上这个问题不仅大量存在,而且这种“不合法”的隐性的失业人员还在不断大量增加,这部分人在今后的生活中,由于生活费的提高、通胀压力的加大、新的生活变故等问题和原因的出现,又会产生新的矛盾和劳资双方的对立,而这种矛盾又不在政府和法律的调控范围之内,因此,政府不能对这种事情装作听不见、看不见,应该主动地提出对策,及时解决。我们的建议:一、要从政策上确保不再增加隐性失业人员。
这是一群特殊的失业人员,在政策上应该杜绝下岗。如果双方同意,可以对这部分人员制定一些特殊优惠的买断工龄的政策(如:按社会平均工资为计算依据),制定统一的医疗补助标准(老人大都有病,一般政策按15个月补助)。这样做,一方面加大了企业增加隐性失业人员的成本,同时也统一了失业人员的待遇,减少了社会不公。二、对现有的隐性失业人员设定统一的最低生活费待遇或者买断工龄。
如:以最低工资标准和工龄为计算依据,35年工龄享受最低工资标准,增加一年工龄增加1%;少一年工龄少1%。或者按第一条的政策买断工龄,统一失业人员的待遇。三、加强对显性失业人员中老、弱、病、残的救助力度。
如:对距离退休年龄不足5年的失业人员,对工龄30年以上的老职工,对20年工龄以上、缺乏劳动和就业能力的;采取增加发放失业救济金,减免缴纳社保、医保基金,增加民政救助的力度。四、对“被改制”的国有企业进行再审计。
把被侵吞的国有企业资产,追缴国库,用于下岗职工的困难救济。中国人民几十年积累的劳动成果,不能就这样让一批比资本家还坏的“无产阶级”白白享用!
“民不患寡,而患不均”。让社会主义的普惠阳光,照耀在每一个贫困国人的身上,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公平、公正一点吧!!!!
92.jpg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