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开启左侧

《一张保护伞》

[复制链接]
江纸工人 发表于 2010/6/2 11: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某些地方官员,就这样破坏性地开采国家政治资源,以国家政治资源尤其是国家信用资源的巨大损耗为代价,牟取私利。这种人往往为官一任,搞乱一方,实际上他们才是社会秩序的挑战者。
——序
       
《一张保护伞》

广东省江门市国资委是彻头彻尾的纳垢藏污之所!改革科科长、清算组副组长叶伟杰,居然张口说瞎话…………!
2009年9月8日下午5时,江门市国资委书记,江门市驻纸厂工作组副组长卢志岗、改革科科长、纸厂破产清算组副组长叶伟杰、市甘化集团财务总监、江桥清查专责组长李尚红等在胜利路111号就纸厂职工代表3月2日最近一次向市中级法院抗议江桥公司被盗卖事件作出“答复”,我众黄、朱、张、伍等约20人应到,纸厂破产清算组2陈及其资产公司几名马仔,纸厂厂长张、梁1梁2,工会主席李1李2等及全套留用人员居旁。江门市“国安局”几名公安人员【跟班】护驾。
“答复”以宣读文件形式进行,国资委改革科科长、清算组副组长叶伟杰,居然张口说瞎话…………!罔顾事实,亵渎法律法规,目无政纪国法,信口雌簧,坚持江桥改制过程“程序合法”的定性:此地无银,凭空胡说什么1997、1998再度“报告”过职代会;通过正式评估;更有什么主管批复、法院批复;……最终像挤牙膏一样,仅仅承认漏评若干项目百馀万,依法追回用于债务偿还。我众一如既往,当即要求出示改制“报告”、“审批”文件和纸厂各领导人股份及分红情况,其众全然不理;我众要求下发“答复”文件15个代表人手一份,亦不答允,说:不清楚可以前来查阅,否则作弃权对待!纸厂背着全厂职工和中层、中层以下干部盗卖江桥问题,自2005年1月以来,广大职工干部就一直理直气壮,不离不弃,大会小会,清算、讨还呼声不绝;更在纸厂宣传栏贴出国有资产管理局《关于国有资产流失查处工作若干问题的通知》;大书“诉诸法律,积极配合,彻底清查江桥公司;张开法网,历史重任,惩治腐败,捉拿贪污犯!”……
为此,2006年4月20日下午3时,工作组梁总等不得不约请杨、朱、张、林、周、伍等多人到厂办召开专题会谈,明确决议——组织领导:由甘化集团、国资委、纪检、监察局、国资局财务总监以及3名非核心成员共8名人员,成立专责调查、报告小组;工作时间:“5•1”后连续作业;调查范围:“转制”是否规范?有否转移和隐瞒资产?领导有否参股?工作方法:多开会、多方收集群众意见1、掌握政策(“以党纪国法为准绳”),2、不设框框,3、实事求是。 6月1日下午3:30时,杨、朱、陈、伍再接工作组通知到厂办参与清查江桥会议,嘉宁公司陈某亦与之,国资委李某主持,符某等共4人出席。陈备述江桥历史与转移过程,杨与伍坚持从转制合法与否着手,清查相关原始资料,对照当时政策、法规……主持竟一口否之,与前会意向大相径庭,费尽口舌,劳而无功,同时其后就一直寝寂其事。
6月28日工作组向我众提供市“中权律师事务”出具的“江桥改制有关资料”。该“资料”是不合要求、很不完全的,但却足以证明江桥改制完全违法:没有任何改制当日就得依法公布的经由职工大会或职代会“报告”、“审批”的程序必备材料,更没有改制前后6年内财务明细账——1998~2005年纸厂8大领导和江桥2经理都是大股东,却讳莫如深,不予公布,上级“批复”部门所占不义“干股”更无从考究了,这是典型的狼狈为奸自卖自买;“资料”粗略开列江桥1996年生产总值5191万元,税利287万元,总资产35206306.54元,总负债33478535.69元,并没有详细凭据,为此,“所有者权益172.78万元,一次性付款按80%,以138.22万元赎买”,是完全没有依据的,是一厢情愿黑箱操作,更是典型的自买自卖、贱卖国有资产事件!!
丁是丁,卯是卯,是非清楚,纲要明朗,工作组、清算组和法院为什么始终尽如聋瞽,不但不予查究,而且还要一意孤行,不遗余力为其辩护?以偏概全!如是一拖再拖5年过去了,江桥更再易其主,挈款“潜逃”了,用心何在,还用抵赖吗? 附言:严查国有资产流失、贱卖、私吞行为,国家法规文件多如牛毛,可谓“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了,除了基本大法如《公司法》、《企业法》、《工会法》等等之外,本人并非业界,亦可以随手列举一大堆来:体改经[1989]39号《关于出售国有小型企业产权的暂行办法》国资产发[1995]54号《关于加强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国资法规发[1998]2号《关于国有资产流失查处工作若干问题的通知》法释[2003]1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国办法[2005]60号《关于进一步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实施意见》还有,2007年1月中共中央纪委七次会议上,更要求“严厉查办”“在企业重组改制中隐匿、私分、转移、贱卖国有资产的案件”—— 何以江门市工作组、清算组和法院偏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看来,这无非是明目张胆、顶风作案、狼狈为奸而已! 2009-9-8

附资料:
广东省江门造纸厂原无碳纸车间改成<江桥公司>——今天摇身一变《广东省民营科技企业》
——江门市江桥特种纸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经营无碳复写纸、电脑打印纸、电脑表格纸的广东省民营科技企业。经过十几年的经营发展,公司形成了鲜明的生产经营特色。
生产设备先进,技术力量雄厚。设备全部从欧洲进口,具有国内先进水平。企业管理实现计算机网络管理,员工素质好,拥有一批经验丰富的专业技术人员、技师。
产品质量优良,品种规格繁多。为客户提供优质产品和优质服务是公司的经营宗旨。江桥牌无碳复写纸以显色清晰、色泽鲜艳、适印性好、保存期长而享誉市场,各种产品自成系列,品种多、规格全。
产品适销对路,经营效益良好。公司经营业绩稳步上升,2004年获得江门市民营企业30强荣誉称号。产品覆盖全国各地,并远销东南亚及港澳台地区。2005年获得广东省名牌产品荣誉称号。
公司以信誉为根本,竭诚为广大客户提供尽善尽美的服务,愿与新老朋友共创美好未来,热诚欢迎各厂家、经销商垂询惠顾!
——广东省江门市文昌沙89号 缪希林 86-0750-3351844 86-0750-3336290 529020
附,

江门市国资委行政不作为——纳垢藏污之所!!
                                                《举报》       
  广东省江门造纸厂始建于1913年,2006年7月10日宣告破产
——从中央到地方的信访材料
我们系广东省江门造纸厂职工,曾于2006年2月、3月、4月连续向其信访并举报有关江门造纸厂案所涉及《江桥特种纸厂、下称江桥公司》国有资产流失的诸等问题。同年7月职工代表上访广东省国资委,并递交了 部分检举信件材料,希望引起重视,挽回流失,惩治腐败,维护国家和职工利益。期间,省复函我们并与江门市国资委通达了这方面的情况。
时任江门市国资委主任易中强,书记卢志岗根据上述情况结合《江门造纸厂破产案》乃至《职工安置》经济补偿等一系列问题的处理, 于06年4月22日决定并成立一个 “江桥公司改制清查小组”,任命甘化集团副总经理梁文光为组长,财务总监李尚红委负责组长,成员包括国资委,纪委,资产公司共8名政府官员组成,之后,国资委便撒手去了。
2006年10月,12月职工代表继续向省委、省纪检、省人大再次上访并就此事进一步反映情况。其中省人大给出信函李x明等代表让职工向市人大反映。固此,我们便信访了江门市人大复函让我们再复与国资委咨询联系,就这样,兜兜转转,事情一阁至今已一年半余
一亿多元的 国有资产任其流失,在全厂职工的强烈要求下应付式地组成调查不作处理。这样的作风是失职还是亵职?是官官相护还是难言之痛!
清查小组一行在组长梁文光的带领下,召集有关人员开了两个会议:一个是让职工代表对江桥改制问题提供有关具体细节和情况;另外一个会议是找现江桥员工(原纸厂职工10多名)从改制前后进行调查,取证,并做会议记录,两会之后,专责组长李尚红便着手进入调帐清算的具体操作,然而,江桥公司的大黑暗根源太深、涉及层面较宽,涉及人员太多,太大了,仅抓着鸡毛的李尚红连敲门的力气都用不得,又如何撼动这硕大的毒瘤?须知,领导组长梁文光原是驻足江门纸厂的上级主管。98年江桥的改制是在他的眼皮底下实行的。换言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吗?这等怪事,这种把戏,必然会演成没有结果的结果了。
在李尚红进退维谷之际,职工们另辟蹊径,发动全厂职工举报江桥违法改制的材料,并送达资产经营公司董事长郭建红手上。郭建红当时向职工代表拍着胸膛说:督促梁文光作出姿态,加大力度和速度展开调查处理,并亲自把江桥总经理缪希林请上办公室协助调查。枇浮撼树谈何容易?根深蒂固的顽疾华佗无奈也。几个月之后,郭建红调离董事长座椅,升迁当江门市新区开发主任去了,无功而反升,个中原委的确难以理解,这里面究竟隐藏何等的大黑暗!
07年5月 ,资产公司发来一函,简单交代了清查江桥的案件以移交江门市纪检……。玩起踢皮球游戏……
综上所述,市国资委在这个主管责任范围内的工作表露出严重的不作为,极不负责任,説其任意国有资产流失实不为过也。
回放:2006年8月19日~24日,江门造纸厂全体职工在市政府、市劳动和保障局门前连续6日展开横幅:强烈抗议江门市国资委放任国有资产流失!标语震撼了市政府……居然动用全市警力,黑压压一大遍警员手握盾牌,头戴钢盔,警车封各地路口,大肆拘捕破产工人,震动整个江门地区…………。
.三年过去了,在此我们问一问清算组组长郭建红:工人交给你的所有揭发材料你又交给了谁??希望你不是个汉奸吧?走了和尚跑不了庙!!

“关键问题”-
今天100年的工厂被不明不白地卖掉了——江门造纸厂假破产怨声载道三年三月江纸工人一江眼泪落!!
2005年至2008年江门造纸厂的机台出租“私人老板”几千万的租金哪里去了?。
江门造纸厂去年成功拍卖的【一亿三千八百多万元人民币】这些钱到底哪里去了??!
江门造纸厂江桥公司“独立十年”积累两个亿的国有资产今又要流向哪里去了???!!

综上所述:国资委仍在愚弄广大职工,説此案已移交市纪检。三年多已经过去,依然没有结论,他们采取推与拖伎俩官官相护,妄图借企业破产放任国有资产流失!中饱私囊!!
PIC_7148.jpg
PIC_6847.jpg
24.jpg
36.jpg
PIC_6333.jpg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