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开启左侧

无锡市民丰专用线股份有限公司千万国资流失案

[复制链接]
红哥 发表于 2011/4/28 01: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苏无锡一个有近千万元资产的国有企业,因某些人的蓄意行为,在企业整体改制资产报告中竟然成了“国有净资产为负1126万元”——

查处国有企业改制中隐匿、私分、转让、贱卖国有资产,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案件,近年来一直是纪检部门、检察机关办案的一个重点。然而一些国有企业邻居在企业改制中为了私利,仍敢顶风作案,以身试法。

江苏省无锡市民丰专用线管理站原是一个有近千万元资产的国有企业,在改制过程中,该管理站原站长宋世明勾结本单位成员,采用隐匿资产的方式大肆侵吞国有资产,加上改制审计、监管不力,竟然变成“国有净资产为负1126万元”,结果以“零资产”转让,使国有资产轻易变成了私有财产。此案的发生表明:加强国资监管,预防国企改制中的腐败,有效防止国资流失,依然任重道远。

检察长收到举报信信中

反映原无锡市民丰专用线管理站领导借企业改制之机侵吞国有资产

2006年10月8日,江苏省无锡市南长区检察院检察长收到了一封举报信,信中反映原无锡市民丰专用线管理站(改制后更名为无锡市民丰专用线股份有限公司)领导借企业改制之机大肆玩弄权术,侵吞国有资产,署名是“原无锡市民丰专用线管理站职工”。可举报信仅仅反映了一些现象,并没有实质性的具体线索,查案难度不小。

没过多久,无锡市民丰专用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丰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宋世明在本公司接待了无锡市某国资委的工作检查组。检查组不仅查民丰公司现在的账,而且还把改制前民丰专用线管理站的账也查了个遍。宋世明猜不出检查组的用意,只有应付的份儿。

2007年1月8日,是宋世明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天。在这一天,他被南长区检察院带走了。

宋世明的如意算盘

他所要求的不仅是隐匿一部分资产,而是想通过改制最终达到不花钱就把国有资产转到自己手上的目的

2003年1月,无锡市民丰专用线管理站站长宋世明接到一份文件,让他加快了自己设想的步伐。原因是上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为管理站改制指定了两个会计事务所,将对管理站及其下属两个三产公司的所有资产、负债情况进行改制审计。

事情还得从2002年10月底说起。上级通知宋世明即将对民丰专用线管理站进行改制。接到通知后,宋世明就开始打起了如意算盘:改制,当然将现有资产评估得越少越好,改制结束,他还当总经理,所占股份按规定是最多的,资产成了经营集团的个人资产,不是能捞到更多的好处?只是不知其他领导怎么想。眼下当务之急就是赶快统一领导层的意见。

几天后,宋世明把分管设备的副站长李龙喜,分管生产、安全的副站长蒋伟坚召集到办公室,试探着把自己的想法说了,没想到得到他们一致拥护。宋世明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他又召开了领导成员会议,其中包括党总支书记刘增兴、主办会计吴丽、设备科科长顾勇,议题是有关站内资产如何处置的问题。经过一番动员后,大家的想法已经开始围绕着宋世明的思路转了。

在这次会上,宋世明作了布置:隐匿备件的工作由李龙喜负责,财务上的问题由吴丽负责,任务是能进入成本的尽量进成本,各项费用要按财务规定尽量打足。其他技术设备上的问题由蒋伟坚、顾勇负责。在规定任务的同时,宋世明还规定了时间期限。

其实,宋世明心里早就给自己定了底线,他所要求的不仅是隐匿一部分资产,而是想通过改制最终达到不花钱就把国有资产转到自己手上的目的。

分头行动隐匿国有资产

每个部门都忙得不亦乐乎,宋世明除亲自指挥外,还常常检查具体操作的进度

对于副站长李龙喜来说,上面有领导的撑腰,下面有一帮信得过的弟兄,而且,隐匿资产又与自己的利益挂钩,他自然不会懈怠。他清楚,机车、铁路、房产等是无法隐匿的,要想隐匿资产,从他分管这一块来说,主要是库存材料设备、工务备件、燃料等。

于是,李龙喜一个电话,把管仓库的主任叫到办公室,吩咐他立即到仓库去盘点一下,看仓库有些什么东西。两天后,管仓库的主任把一份清单递给了他。李龙喜发现,清单上有100多个品种,看完后,他对这位主任说:“你安排人将这些材料虚开领料单把它全部领掉。”几天后,李龙喜在一叠领料单上签了字。仅此一项,几十万元的国有资产就没了。

处理完库存材料设备,李龙喜的下一个目标是工务备件。他把设备科科长顾勇、仓库主管叫到办公室,吩咐他们让工务机段的班组分别把库存物资开领料单先处理掉。顾勇说:“中层会议结束后,我已经让仓库主管把所有工务备件全部列出来了。”说完递给李龙喜一份材料,上面清楚地列出了所有的工务备件,李龙喜看完后十分满意。几天后,工务备件也处理好了。

按照宋世明的意思,财务账上还有一些资金,也要想办法处理掉,办法就是先采购一些设备,然后突击领用。为此,李龙喜让顾勇安排采购员赶到北京机车厂去,把之前订购的机车备件发票先开回来做账,然后安排机车组把备件领掉。李龙喜同时还让采购员去油料公司购进了一批柴油,也按计划办了领用手续。

运作国资的具体部门财务科也忙得不亦乐乎。在隐匿资产的关键时候,宋世明除亲自指挥外,还常常检查各个部门具体操作的进度。每一道环节的财务账面做好后,财务科科长吴丽就会请宋世明过目,直到他满意为止。

管理站下面还有两个三产公司,虽然账面上没有多少资金可查,也不必隐匿,但是,让他们担心的是,以三产名义私设的两个“小金库”有几十万元,以前隐藏了许多用于领导开支的项目,当然也不能让审计人员知道。于是,宋世明让财务科长把“小金库”的账好好理一理,同时大家约定严守秘密。

绞尽脑汁谋取私利

宋世明为获得不义之财到了近似疯狂的程度。他心里明白,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那段时间可以说是宋世明最忙的时候了,他除了对改制前资产的处置进行把关外,还有一些大事要忙。

前几年管理站购回一批旧钢轨和铁路器材,正好有单位需要,于是,宋世明派顾勇与对方洽谈,成交时顾勇让对方开现金支票。拿到支票后,顾勇马上到银行提取现金,前后三次共得款11万余元。这些钱,除了6万元进了“小金库”外,其他的全被顾勇和宋世明私分。

此外,无锡某公司与管理站签订了铺轨合同,工程量100多万元,宋世明让顾套取了6万余元现金,二人分掉了。管理站要做一项工程,与对方签订了合同,心怀鬼胎的宋世明指示顾勇在与对方签合同时,附加一个条件:要对方套取现金,数额30万元。作为承接工程的一方哪敢不办,钱拿到后就被二人分掉了。

绞尽脑汁为个人谋取利益的宋世明,为累积个人资本下足了功夫。一面隐匿国有资产,一面为自己捞取更多的钱财,宋世明为获得不义之财到了近似疯狂的程度。他心里明白,现在是他最后的机会。

真心忏悔也换不回自由

“我现在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国有资产不可侵犯”

会计事务所和审计部门正式进入无锡市民丰专用线管理站进行资产审计时,管理站已做好了充分准备,再加上由主管部门派来审计、监管的专业人员放弃原则,2003年12月23日,有关方面决定管理站整体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时,管理站整体改制资产报告竟写着:“无锡市民丰专用线管理站国有净资产经评估为417万元,调减评估基准日后经延伸审计的亏损为负248万元,调整后的国有净资产为169万元,按有关规定提取给付富余人员安置费,提前退休人员和年满30年工龄的养老金、医保金、调整养老金等费用支付。经以上调整,国有净资产为负1126万元。根据有关规定,管理站以‘零资产’转让给原单位经营者和职工。”

宋世明等人对管理站进行“零资产”改制的目的终于达到了。最终,根据规定,剔除有关费用后,新的无锡市民丰专用线股份有限公司以105万元的股本注册。宋世明持股27万元,占26.3%;李龙喜、蒋伟坚各持股13.5万元,各占12.81%;顾勇、吴丽等管理站中层干部一共持股22.6万元,占21.44%;管理站职工持股占26.6%。宋世明等人的过分举动激怒了职工,他们开始举报上访。

2007年3月,原管理站的领导干部被一个个传到检察机关,接受调查。在事实和证据面前,李龙喜、蒋伟坚、顾勇、宋世明等6人如实交代了自己的问题。前不久,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以贪污罪、职务侵占罪、公司人员受贿罪判处宋世明有期徒刑七年;以贪污罪、职务侵占罪分别判处李龙喜、蒋伟坚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顾勇、吴丽等3人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

到此时,宋世明终于明白了不义之财不可取的真正含义。他在检察机关接受调查时写下了自己的悔过书:“面对过去,如果可以重来的话,就是金山银山放在面前,我都不会动心,自由太珍贵,失去了就无法挽回。现在才感到是真正的心痛。在企业改制时隐匿国有资产,当时我错误地认为其他企业也是如此,我们这点算是毛毛雨了。现在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国有资产不可侵犯。”

三点检察建议

加强对领导干部的法制教育,加强对企业管理人员的有效监督,加强审计

一个近千万元资产的国有企业,因某些人的蓄意行为,改制过程中竟然变成了负资产。为什么宋世明等人的行为能够得逞?此案的办案检察官分析说:“应当说,对企业的监督是多方面的,而主管部门的监督是比较有效的一种监督形式,因为主管部门对企业的经营、资产情况比较了解,在企业改制过程中,应该参与到全过程,对发现的不实和虚假情况应及时阻止。恰恰就是由于上级主管部门监督的缺失,再加上企业的纪检部门没有负起责任,才让宋世明等人钻了空子,实现了空手套白狼的目的。”

而参与审计的会计事务所在执行过程中没有按照原则规定办事,形式主义严重,也是此案暴露出的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这位检察官介绍说,参与审计的会计事务所的人员仅凭宋世明等人提供的账册为依据,没有深入现场,也没有将账目与实物对照。但因法律对参与的专业人士缺乏相应的规定,无法将他们绳之以法。所以,对会计事务所工作人员的法制教育必须给予高度重视,对因参与改制过程中涉及违法犯罪的会计事务所,可吊销其营业执照,对涉案的会计,根据情节轻重作出相应处罚,直至吊销个人资质永远不得从事会计工作的处罚。

改制前,上级主管单位通过多种形式,将改制的要求、方法、规定,明确地向民丰专用线管理站宋世明等人进行过多次教育,并反复进行了改制前的具体测算、模拟,应该说国家有关的政策、规定,宋世明等人了如指掌。然而,在国家利益与个人利益的天平面前,宋世明等人私欲膨胀,置法律、制度于不顾,铤而走险。在“一把手”的亲自指挥下,上演了一出隐匿国有资产的闹剧。有鉴于此,办案检察官说,对干部的法律教育刻不容缓,尤其对“一把手”的教育应是重中之重。

为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无锡市南长区检察院在查案过程中及时向主管部门发出了检察建议,建议有关部门加强对领导干部尤其是企业“一把手”的法制教育,加强对企业管理人员的有效监督,审计、监督部门的监管应该及时、到位。(楠剑)(来源:人民网
xiaoshimu 发表于 2015/1/28 14: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听楼主一席话,省我十本书!

听楼主一席话,省我十本书!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