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开启左侧

我们工人的一次聚餐

[复制链接]
探索者小键 发表于 2009/11/9 22: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月9日中午,我们公司的全体员工,自发的筹钱聚餐。我想借此机会,向他们宣传一些关于工人的问题。

  中午十二点下班的时候,我来到饭堂,我们公司的一个叫艳萍的清洁工(兼煮饭)已经把菜买好、切好。

  我问艳萍:“你叫老板、老板娘没有啊?”我明知那两个“铁公鸡”是不会来的,但我还是鼓励艳萍去“请”他们。

  在艳萍去请老板、老板娘的时候,工人们来了,七嘴八舌,都断定他们不会来。

  过了一会儿,艳萍跑回来说:“他们不来了,他们都说,来了让你们感到拘束,叫你们开心点吃。呵呵,我拉着老板娘的手,叫她来,她都不肯来。”艳萍一边笑一边说,她一向最喜欢讨老板娘欢心,爱拍马屁,这一次却碰了钉子,唉,这些农村妇女,哪里想得到老板、老板娘心里的小算盘是怎么打的?

  我说:“他们能来和我们一齐吃饭,表示他们重视我们员工,我们会感到高兴,哪里会有什么拘束呢?”

  有的员工马上说了:“他们没有出钱,当然不好意思来了。”

  我说:“这一次不出钱,有什么所谓呢,下一次请回我们员工就是了。”

  车间管理包大姐说:“你想得美呢,我在这里做了十三年,还没有吃过老板、老板娘一餐饭。最小气的老板,过年过节也不请员工吃饭。”

  我说:“前些年,过年过节,她都会给几十块钱给饭堂,给员工加点菜啊。”

  仓库管理阿萍就说:“不是她自己给的,是我去问的。那个时候员工多,过年过节的时候我就去问,要不要加菜啊,她就给几十块钱,一百块钱都不到,吃什么吃啊,现在员工少了,我懒得去问。”

  在说说笑笑中,我们开席了。这一次吃饭,业绩最高的业务员出一百元,工程技术员有的出五十、有的出二十,凑了了两百来元钱左右,叫艳萍买菜回来,全厂的员工一齐聚餐。两个工人、两个门卫、再加上车间管理、仓管、技术员等等,我们围了一桌,一共十三个人。买了鸡肉、鱼肉、猪肉、饮料、啤酒等等。

  一边吃,一边说,我本来计划有几个话题,要一一和他们说的,但吃起来以后,碰了几回杯,我也不知从何说起了。东扯西扯,他们说加班没有补贴、工作时间长待遇低、老板小气啊,等等。

  我问他们:“我们打工,老板给我们发工资,到底是老板养活我们员工?还是我们员工养活了老板?”

  我本来以为这是个深奥的问题,还计划着和工人们讨论一番的。但其中一个工人说:“老板就是靠我们这些工人发财的嘛,没有我们工人做事,他哪里赚得到钱?”

  呵呵,在和工人交流的时候,我比他们还幼稚,比他们落后,拿他们已经知道的问题去和他们讨论?我还会以为,他们会好奇的问我:为什么是工人养活老板啊?而我准备了一大堆的理论解释,一切物质财富,是工人亲手创造的,公路、铁路、高楼大厦、学校医院,哪一样都离不开工人?

  我在心里准备的东西并没有派上用场,在一个工人回答了这个问题之后,又东扯西扯,扯到车间的具体工作当中去了,人手少,加班辛苦,又没有加班费之类的。

  他们说都去问过加班费,但老板、老板娘都不给,是这样答复:“现在加班,等你们有事请假的时候就补休嘛。”

  这个公司的惯例也是这样,从来没有人拿过加班补贴,去问的,他们就说补休。因为我们员工没有劳动法规定的年假、探亲假、带薪假之类的,有事请假就要扣钱。员工们觉得补休也有道理,就不再坚持。

  这些勤劳朴实的农村妇女,拿着很低的工资,每天上班9个小时,每个月上班三十天,月工资不到1200元。公司也没有帮她们买社保,她们自己也不愿买。

  我曾和她们说过,就是按每月最低工资770元的标准,就会有1300多元的工资。她们也觉得待遇是低,但一想到自己年纪也大了,没有什么本事、没有什么文化,又没有什么技能,所以这么多年来都忍受了。

  一段时间来,对这样的待遇,她们也越来越不服气了,逐渐在车间里和老板顶嘴的、摔东西的,慢慢干活的,都有。 但老板和和气气的安慰几句,她们又勤快负责任的做事了。老板也知道,现在没有那么多的廉价劳动力给他使用了,倒也“通情达理”的顺着工人的脾气。

  这一餐饭吃完了,我终究没有正式的向工人们说一说,这些日子发生的血淋的的劳资冲突事件,在向我们控诉着什么?我们又有怎样的思考?也许他们已经知道。有时我感觉,工人比自己聪明,反而对自己的能力有气馁恢心的感觉,其实应该为工人的认识、觉悟高兴才对。

  在吃完饭之后,我在和个别员工谈话的时候,说到了刘汉黄事件,说到了中山古镇广西工人讨薪捅死人事件,也说到了广州海珠桥经常发生的讨薪跳桥事件,还说到了11月8日晚南方卫视的今日一线报道的,在广州某工地发生的事情,妻子在工地被压死、丈夫因讨不到说法,也愤而跳楼死亡,留下可怜的几个孤儿。

  血淋淋的劳资关系,在控诉着资本的贪婪、私有制的罪恶,不知是人们麻木了,还是什么原因,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
跑马昆仑 发表于 2009/11/10 01: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人不是学生也不是热血青年,所以工人比较谨慎,也最实在。劳资关系工人作为当事人最有体会,但这种体会不容易被表达出来。特别是和自己没有直接关系的冲突事件,工人是很难迅速做出反应,盖因大家都不容易,而对于冲突本身,工人认为自己即使表达愤怒也不会有什么作用。相反话题太沉重,工人反而不能敞开的谈自己的看法。

如果让工人真正能够参与到事件中,并且能够认识到自己的参与会对事件的发展起作用,那么工人就比较容易表达出自己的看法和落实到具体行动的积极性。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